肖晶真的要死了?

刘山紧张到极致,掌心全是汗液。

一道中年男声忽然开口:“殿下,肖副统领罪不容诛,区区斩首太过轻松了。”

“不如回京在城墙外斩首,让天下人知道怠慢您的结果。”林岐认真提议,“若您实在不解气,就像那突厥的阿猫阿狗一样吊到城墙之上挂个十天半月。”

肖晶:“……”要不他现在自杀吧。

等等,差点被绕进去了,公主殿下什么时候说要斩首杀他了,他递剑只是想殿下捅自己两下消消气啊。

靖明欢唔了一声,像是在思考,剑尖点在肖晶肩侧:“你说的有理。”

正当刘山送了一口气时,那双精致的绣鞋却一转朝自己走来,天真疑惑的语气从上首传来:“你是谁来着?”

刘山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官职,话音还未落地,就听对方哦了一声,问向另外一侧应该是林岐的臣子:“这个人重要么?”

闪着寒光的剑尖落到刘山面前,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林岐声音犹豫,“殿下,双鱼县较为特殊,您若是看不惯他也得等下个县令的调令过来,最多三日,臣即刻写信派人过来接替双鱼县。”

刘山震惊。

明欢公主要杀自己?

疯了吧?他可是陪伴陛下出生入死的人,怎么可能……不,有可能,突厥三王子的事儿传到过双鱼县,百姓都为明欢公主的做法较好。小小年纪的女子竟然能想出来这么恶毒的心思,他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县令,杀了也就杀了……

刘山脑中疯狂转着,想着自己该如何脱身,他抬出明武帝:“殿下,臣曾着陛下一路杀入上京,您幼年臣还见过您呢。”

“噢?”

见对方起了兴致,刘山继续道:“您小时候可爱异常,陛下还时常夸您肖他呢。”

靖明欢用剑挑起他的下巴:“你仔细瞧瞧,本公主和你印象中的那样是否一样。”

刘山清晰感受到锋芒在自己的喉头划动,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一个从未在意过的流言闯入脑海,他眼睛睁大。

该不会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吧?

女子眉眼精致,神情戏谑,她启唇问:“像么?”

刘山嘴唇抖动,他不会要死在这里了吧?

“殿下。”

此刻,男声犹如天籁之音,挽救刘山于水火之中。

“臣已经让人在县府备下酒席,此处脏乱,昨日已是委屈您了,不若先移步县府吧。”林岐言语哄诱,仿佛和他对话的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而是一个三岁不知事的孩童。

“这种破地方有什么吃的。”靖明欢蹙眉,有些不悦,但还是收了剑,给了刘山一脚,“还不滚去带路。”

刘山大为不理解,这皇家公主,被明武帝宠爱的娇女,就这么容易被人岔开话题?

刘山起身带路,直到那嚣张跋扈,说杀人便杀人的明欢公主进了轿中,他才偏头看向林岐,小声道谢:“多谢大人出言相救。”

林岐瞥了刘山一眼,嘴角讥讽:“不会说话就当个哑巴,京城里像你这样说话的,殿下已经杀了十几位了。”

刘山呐呐:“我也没说什么啊。”

“你这副尊容,就足够了。”

“……”刘山喉头哽咽,他长的很丑吗。他不过是黑了一点,皮肤粗糙了一点,但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一个长相正常的普通人啊。

刘山打量过轿子四周随侍的银甲卫,发现他们各个皮肤白皙、长相也都六分朝上。比如轿子左侧那边那个,眼睛就凤目剑眉,英气十足,他后面那个则嘴唇轻薄,像个小姑娘……

相貌都是爹生娘给的,难道他长的丑还不能当官了?

四十多岁的刘山感受到了来自外貌的歧视,半晌说不出话。后觉项上人头难保,只好迅速派人去将县中最好的酒楼厨子请到县府,务必要作出一顿像样的饭菜出来。

不过,刁蛮任性、天真残忍的公主和心思缜密、进退有礼的公主相比,他还是更喜欢前者。出事的话,学着林岐的样子,说几句软话,诱骗几句就过去了。

刘山松了一口气。

没有注意到暗处,一双幽深的双眸时刻紧盯着他。

京城。

明武帝不停踱步:“隶参,你说那太医赶上幼安了吗?”

“应该是追上了。”

隶参送上一盏菊花茶,让明武帝降降火:“殿下刚出宫您就派人送太医追了,再慢今天早上也该会和了。”

“那海东青怎么不传消息?”明武帝忧思不断,“要不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推文君【tuiwenjun.com】第一时间更新《娇儿爆改纨绔长公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