戋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君tuiwenjun.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玉绛回到客栈后,她一直回想着梵音他们的情绪,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们都是真心待自己的人,可当时的神情明显是怨怼自己。

昨夜或许是个误会,一番挣扎后,她还是决定去找明浊问清楚。

谁承想在屋顶又听到了叶韵儿的这些话,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失意地离开。

屋顶传来的一声轻微的摩擦声,这一声,明浊的耳朵微微一动。

有人!

他想出去看个究竟,却被叶韵儿拉住了衣角。

“明浊,师父曾经跟我说过一些前尘往事,是关于你父亲的,你想知道吗?”

“她说了什么?”

明浊口中后槽牙紧咬,若不是还有菩提宫这层关系,他怎会一再给她机会。

“娶我,我就告诉你。”叶韵儿以为自己拿捏住了明浊。

“那你不用说了,我也不想知道,不想死的话,离我远点。”明浊将自己的衣服从她的手中抽出,离开。

明浊离开后,叶韵儿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突然失控将桌案上的物品全都扫落在地,脸上无辜地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啊!我到底哪里不如夜十七,我才是师父最喜爱的弟子!是我陪在你身边五年!为什么!”

叶韵儿此时脸上有痛苦,有恨意。

这五年,她看着明浊如何为情所伤,如何行侠仗义,世间还有这样深情的男子,渐渐地她对他生了爱慕之意。

在无意间她偷听到了他与桑落衡的谈话,知道了明浊竟然是她师父怜月的儿子,这不就是天赐良缘吗?

她知道他心有所属,所以她一直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着,只是在他们的身边做一个边缘人物,他们商议要事都会避开她,这些她都不在乎。

因为她想要的,她都会自己争取!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亦如此。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她轻轻地为自己抹去脸上的泪痕,眼神不再是以往那般楚楚可人,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一只黑鸦飞到了她的手上,她笑着摸了摸它的头。

......

明浊没有追上那道身影,但他却走到了青云客栈,客栈房间众多,他每走到一间房前,都会驻足停留片刻。

直到他看到一个少年鬼鬼祟祟地进入了一间房,而开门的,正是他日思夜念之人。

已经入夜,那少年......

他也轻声走到了房门外。

房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