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君tuiwenjun.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色渐渐笼罩京城,街上行人脚步变得匆匆,有人急着赶在暮鼓宵禁前回家,也有很多人则赶着去青楼曲坊内享乐。

不受宵禁令的曲坊也到了一天中热闹的时候。

这边有喧闹楼坊,也有清幽私馆,各有各的妙趣,也各有各的受众。

夜色蒙蒙中,一辆不起眼的车停在北曲坊一间幽静宅门前,一个小厮上前敲门。

风韵犹存的妇人应声开门,看着马车露出笑“沈郎君来了。”

伴着说话,马车里走下一个裹着披风,风帽遮住头脸的男人。

街边的人看到了也不奇怪,那些当官的总是这幅打扮,又想逛青楼,又怕被人看到。

“莲娘正盼着郎君您呢。”妇人娇声说,“您可有段日子没来,莲娘哭了好几次了,您快去哄哄她吧。”

伴着说话,门关上了,遮住了街上民众的视线,只能畅想内里是怎么样香艳。

宅院里小巧秀丽,没有喧闹,只有隐隐丝竹声,夹杂着女子清幽的吟唱。

不过伴着内室的门拉开,其内并没有美娇娘,只有三个中年男子,他们面色或者沉沉,或者似悲似喜,还有一个来回踱步,看到又有人来,他们纷纷招呼。

“沈郎君来了。”

“快进来。”

“你可听说了?”

“娘娘她真的回来了?!”

被唤做沈郎君男人迈进去“大家听我说,娘娘的确回来了……”

门随即被关上,隔绝了说话声,美妇人虽然也只听到这半句话,眉眼已经满是惊喜,笑意四散,旋即垂下视线,亲自守在门前。

夜色里,歌声乐声萦绕盘旋。

……

……

夜色里周景云和庄篱对坐吃饭。

一如既往屏退了婢女们。

“今天好些了吧?”周景云问。

庄篱点头:“我好好睡几天就好了。”

她只是看起来很严重,其实没有伤到根本,多亏了那个无梦之境。

养几天就恢复正常了。

周景云低头吃了口菜“宫里好像出了点事。”

庄篱握着筷子,忙问:“出了什么事?”

所以那晚夜里发生在梦境的事,果然现实也察觉了?那个阵法是什么?是谁设置的?白瑛会说什么?跟人讲述噩梦遇到自己的妹妹了吗?

她有太多疑问了。

看着庄篱闪闪发亮的眼,周景云抿了抿嘴:“说是,闹鬼了。”

庄篱噗嗤笑了。

这种话说出来,是挺好笑的,周景云苦笑说“圣祖观的玄阳子说的。”

圣祖观玄阳子,庄篱心里明白了,那晚梦境被破应该跟此人有关。

她知道圣祖观是供奉道祖的地方。

但也仅仅知道这个,毕竟她从未来过京城,庄先生也没有跟她说过圣祖观里原来也有“怪物”。

耳边是周景云继续传来的声音。

“不过这件事也不能只当个笑话看。”

庄篱嗯了声,这件事对她来说当然不是个笑话。

“人常常会借鬼怪之事,生出是非,所以这段日子,小心谨慎些。”

庄篱点点头,低头吃了口饭,想到什么又抬起头问:“有没有说是什么鬼魂作祟?”

那圣祖观的老道,是不是看到了她,把她当作了鬼?

握着筷子夹菜的周景云顿了顿:“说是,蒋后的鬼魂。”

蒋后?庄篱倒是愣了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