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木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君tuiwenjun.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可惜世家一向都很厉害,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世家。颜如缺偷偷溜出去玩耍的时候,听到百姓夸赞某某世家分发米面粮油,让他们度过灾年。朝堂上一多半的大臣也都是出自世家,最最可气的是,每年民间选举四大才子和四大美人的人选,也都是出自世家。就连每年的状元郎探花郎和榜眼都是出身自世家,所以颜如缺经常能听见父皇叹息世家人才的强横。

好像她和父皇都不太喜欢世家呢。

哼,厉害也就算了,还高高在上的样子,家里的小女郎们都不带理人的。

年幼的颜如缺哪里知道,她八岁时参加簪花宴的时候,正是皇家和世家的初次交锋的伊始。

早在簪花宴之前,前往赴宴的小女郎们就被家里人再三叮嘱,要离小公主远一些,谁也不知道小公主什么脾气。谁都知道颜君泽爱妻疼子,小公主年纪又小,万一娇气一些,在世家和皇家明争暗斗的时候沾上什么麻烦,可就对家族不利了。

后来长大之后的颜如缺多多少少可以猜到一些缘由,但那个时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长安公主不喜世家了。

年幼时颜如缺发现父皇母后对世家的态度都是微妙又厌恶的,这个认知,让年幼的颜如缺有志同道合的那么一点欣慰,但她从这点志同道合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丝的慌乱,这点慌乱也就让颜如缺更加的讨厌和世家相关的一切。

多重情感的作用之下,她对沈路这个人也就越发的好奇起来。

因为那个准状元郎是寒门出身,来自于距离京都有上千里,且地理位置偏远的县城,他家境贫寒,也就没有能够在京都居住下来的盘缠。朝堂少人,而父皇又格外惜才,特意让皇兄给那个寒门出身的状元郎在京都安排了距离皇宫近的住宿。

颜如缺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她早就对这个传闻中的人物充满好奇,如今自己的亲哥哥就承担着照顾这位准状元郎的人物,所以颜如缺无数次缠着哥哥要带她去见见这个‘准状元郎’。然而每每如缺提议要去看看这位人物,却都被哥哥板着脸拒绝,说是言渊在备考,不能有人去打扰他温书。

原来是温书,那可要好好温,颜如缺还等着他一举夺魁好好的气一气世家呢。先前颜如缺还总是气愤哥哥小气,但自哥哥以这个理由拒绝如缺后,如缺也不闹腾了,乖乖的等着殿试。反正琼林宴她这个公主是可以去的,到时候如缺自是要见见这个状元郎的!一直到后来的时间里,殿试之前,颜如缺再次听到有人提起来这个人,用了一个新的名字‘沈路’。她这才后知后觉的眨巴了眨巴眼睛,意识到原来那个准状元郎不叫‘那个状元郎’,他是有名字的,名沈路,字言渊。

期待值拉的太满,倘若一切都与期待南辕北辙,那会使人产生厌弃,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簪花宴。反之,倘若一切都和期待里相差无几,甚至还要超出期待值,那便会使人新生欢喜,比如颜如缺所期待的琼林宴。

颜如缺是在无限憧憬的,满怀期待的心情下,兴致冲冲的去参加琼林宴的。她自从少时簪花宴的不愉快之后,很少对什么宴会抱有这样高的热情了。

红衣如火,眉心一点朱华,颜如缺再不是那个粉雕玉砌的奶声奶气的孤单小娃娃,她是全大楚唯一的嫡公主。好像颜如缺尊贵又娇衿的降临琼林宴,已经是在场所有人天大的面子。年幼的如缺丢了自己的面子,当年她沮丧又失落,所以再也没有什么,能让她失望。

颜如缺是这样想的,她高傲美丽,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然而——她在琼林宴的园子里迷了路。

四周花团锦簇,不远处紫竹林里头还窝着一丛丛零星可见的小白花。

嗯,风景很好看,但是路在哪里?

颜如缺迷茫又困惑,她早就为了见这个大名鼎鼎的沈路状元郎做足了准备,本以为万事俱备,处处周到,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天知道颜如缺在得知殿试状元郎真的是沈路的那一刻,简直要开心疯了,可再开心,也抵不住她是个路痴的事实。

阿贝也不在身边,难道又要和儿时的簪花宴一样,再多一条成为迷路的公主这种话柄吗?

“这位姑娘,可是迷了路?”

一道声音宛如天籁,颜如缺巡着声音去瞧,她在视线聚焦的那一瞬间,连呼吸都屏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