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茶楼,天色已是有些昏暗了。街边的店铺关了许多,摆摊的商贩也大大减少,除了一些卖吃的以及一些卖小首饰的摊贩,还有不少摊位在叫卖花灯。

遇宁在一个卖花灯的摊位前驻足,拿起一只兔子花灯把玩着,随口问着摊贩:“老板,你们这里花灯节也太过冷清了吧?怎得就你们几家卖花灯的,街道也没有任何布置。”

摊贩:“姑娘不是我们本地人吧?花灯节是三日后,只是我们这些小摊贩为了讨口饭吃,提前沾沾花灯节的光。”

“是这样啊。那我要这只兔子花灯。”遇宁从荷包里拿出一颗小小的珍珠递给了摊贩,“不用找了。”

璟逸瞧着遇宁这大方的行为,心中不免诧异,这还是那个视财如命的人吗?

小贩欣喜万分,高兴坏了。别看这珍珠小,但色泽上乘,珠圆玉润的,他就是卖上半年的花灯都未必抵得上这颗珍珠。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小贩一个劲儿的道谢,又从摊子上拿了两只莲花灯给遇宁,“姑娘,我们这花灯节时还可在河边放灯许愿,这两只莲花灯送您,三日后花灯节您也同公子一起去河边放花灯许愿,河神大人一定会完成您的愿望的。”

遇宁:“河神大人?”

小贩:“是,河神大人是我们这座城的守护神,每年花灯节不论男女,都有不少人去河边放花灯祈愿,大家都说向河神大人许愿很灵的,您不妨也试试。”

“是吗?”小贩说得神乎其神,遇宁被挑起了兴趣,“那就谢谢你的花灯了。”

遇宁把莲花灯转递给璟逸,自己拿着兔子花灯一摇一晃地走了。

璟逸这次要的房间仍是一个套间,不同的是,这次他选择睡外间。

遇宁看着里间宽敞的床,向璟逸发出了邀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璟逸怔住一瞬,抬起手指点了点遇宁的额头:“早点休息。”

摸了摸被戳的额头,遇宁撅嘴不满:“哦。”

三日后的花灯节眨眼便至,天色将暗未暗时,遇宁就提着兔子花灯,拉着璟逸来到街上游逛起来。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卖花灯的摊贩,各种各样的花灯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街道中心处还搭建了一面花灯墙,足足有三人高。现在这会儿天色昏暗,整面花灯墙都亮了起来,将街道映照得如白昼一般。

遇宁太久没看到这般景象了,整个人兴奋得很,一路上左瞧右瞧的,脖子都转得有些酸。他们沿着主街道逛着逛着就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男男女女在放花灯祈愿,遇宁这才想起来前几日小贩送给他们的两只花灯。

遇宁:“璟逸,我们也去放花灯祈愿吧。”

璟逸手掌一展,两只小巧精致的花灯现于掌心:“给。”

河边人多,遇宁半排队半挤式的找到一个位置。两人将花灯点燃后,小心翼翼地放进河水中。

遇宁:“快,快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许愿。”

璟逸挑起一边眉毛,对于她这种沉浸式的体验很是佩服:“你还真信啊。”

“万一河神大人显灵了呢。”遇宁冲他眨了一下眼睛,随后合十双手,闭目,认真的许愿了。璟逸无奈摇头,但手上也做出了相同动作。

两人一前一后的睁开眼睛,遇宁看着两人的莲花灯并排着在水波的推动下缓慢前行,淡淡的笑了。

璟逸瞧着她:“许了什么愿,说来听听。”

遇宁扬起下巴:“不告诉你,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灵?”璟逸一脸震惊,“我哎,你觉得告诉我会不灵?”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帮她实现愿望。

“哼,反正不告诉你。”遇宁说完就提着兔子花灯离开了河边继续逛起来,璟逸紧随其后。

身后的河里,他们都没有看到这一幕。原本是两只并排前行的莲花灯分开来,其中一只行在前头,且火苗逐渐变小,又这样漂了两个水波,行在前头的花灯彻底熄灭了。

花灯节过后,二人又在这里停留了些时日,之后,遇宁就想去别处瞧瞧了。这次他们选择了南下,一路南下至一座四季如春,花草丰茂的城池。

“这处的风景瞧着比我们一路而来遇到的都要好,”遇宁看着城墙上凿刻的‘锦城’两个大字,小声读了一遍,“‘锦城’,繁花似锦,很是符合啊。”

进了城,遇宁越发觉得这座城池的名字与景色相呼应。随处可见的各种鲜花,甚至有些街道摆摊的小贩都在售卖鲜花,一时间仿佛置身在花的世界,鼻息间都是各种花香。

遇宁对这座城池很是满意。

遇宁:“璟逸,我们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吧?”

璟逸:“好。”

遇宁现在对这座城充满了兴趣,边走边顾目四盼的打量各个摊位,时不时停下来看一看。璟逸就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小鸟出笼般的自由自在,嘴角不由得扬起。

又经过一个鲜花摊,璟逸停了下来。摊位上各种鲜花琳琅满目,有些青丘里有,有些是青丘里也不曾看到过的。摆摊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看有客人登门,热情迎接。

“公子,要买花吗?”

璟逸:“嗯。”

“不知公子想要什么花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推文君【tuiwenjun.com】第一时间更新《惊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