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门缝中看去,屋内摆设几乎没被动过,房间里暗沉沉,云满初抬步要进去的脚一顿,有些迟疑。

百般奇怪后又小声唤道,“书涟?”

她微微皱眉,心想他若是真的出去了,又是何时走的呢?

见他不在屋内,云满初也不打算进去查看了,拉过门框,方要将其掩上时,一只手从里头伸出,一下握住了门沿边。

“啊!”

耳间突然一声,吓得云满初一抖,扭头看去。

少年将门缝拉开,屋外晨间日光,缓缓照进其中,光晕凝成细线铺在他如凝脂般面庞上。密长睫毛下投出一片暗影,期间没睡醒的眸子努力撑开。

半眯半睁的模样,平添一份慵懒随意,看着像是任谁都好欺负。

“云掌柜,早啊。”

两人之间仅隔着一扇门,那低沉微哑的气息萦绕在云满初耳边,带起一阵酥痒。

她下意识伸手抚上脖颈,“哎?我还以为你不在屋里,要去别处找你呢。”

书涟回道:“昨日不知为何有些累,所以今日就起的晚了。”

云满初也听出他言语间夹杂着的疲倦之意,往后走开两步,又细细看了一番书涟的面色。

他额间微微有薄汗,发丝乱做一团,或批或散在身后。似乎是身上有些无力,人没站直,拿手撑在门框上。

唇齿微张,但颜色发白。

一副病态模样。

她微微惊讶,垫脚抬手过去摸上书涟的额间。

“哎别躲,”感受到书涟下意识的后撤,她另一只手轻攥住他手臂上的衣服,“我看你有没有发热。”

勉强拉住书涟片刻,额间倒是没有过热,不如自己掌心的温度。

“真的没事,”书涟拉下她的手,“睡过一觉缓过就好了。”

云满初见他精神头倒是还行,只好摇摇头作罢。只是觉得这书涟的身体素质着实不怎么样。

要不过段时间闲下来,给他做些药膳吃了补补?

“云掌柜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一语惊醒胡思乱想的她,“哦对!走我们去正堂,郑大哥他们来了,一起去吃个饭吧。”

两人前后脚回到正堂,郑大哥船队众人与食肆其他伙计正聊得欢乐。

“哎云小娘子,恰好问到你呢……这?”

郑大哥抬头话语止住,抬手一点云满初身后的书涟,微皱眉心问道。

“他怎么在这儿?”

云满初解释,“恰好书涟喜欢我做的吃食,就留下来啦。好了好了,大家先吃起来吧,我都饿了。”

书涟缓缓看了一眼她,又被云满初拽着坐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