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最近的并盛似乎不太太平呢......阿纲上下学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哦。”

桌旁,沢田奈奈一边收拾着早餐余留下来的碗筷,一边有些不安地嘱咐着身边正在埋头检查着自己书包的沢田纲吉,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总会隐隐浮现些微不安。

“对了!拜托阿纲也顺带提醒一下伊酱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天好像都没看到过伊酱呢~”

沢田奈奈原是无心的一句话让正在检查书包的沢田纲吉动作一顿,他的眼睑低垂敛去了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担忧,随后若无其事地拉上书包的拉链,向一旁正在忙活的沢田奈奈轻轻应了声好后,便以要去上学为由,先一步离开了。

关上屋门,他嘴角那抹在沢田奈奈面前强撑起来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沢田纲吉有些沮丧地叹息一声,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向学校走去。

“你摆出那副天要塌下来的蠢样是要做什么啊,蠢纲。”

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沢田纲吉肩上的reborn看着自家弟子一脸颓丧的模样,难得没有选择直接上手教训对方,而是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唤回了对方的神志。

“re......reborn!”

几乎在听到对方声音的一刹那,沢田纲吉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绪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般,突然决堤。

“可是......伊......伊她都失踪两天了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从那一天——伊中午在学校请假要去医院进行例行检查起,不论是他还是山本武都失去了少女的所有信息,如果......如果不是曾经照顾伊的那位孤儿院院长阿姨因为没有收到对方的检查报告而来学校找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发觉对方失踪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陪同伊一起去医院检查呢?!

自发现本堂伊失踪后,沢田纲吉就不止一次地在内心责问自己

——如果自己能够待在对方的身边,对方又是否不会出事了呢?

沢田纲吉的眼中溢满了不安与愧疚,尤其是今天又从妈妈的口中得知了最近并盛不太平的信息,这无疑加重了他心中对于少女处境的担忧。

冥冥之中他总有那么一种感觉——现在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包括伊的失踪在内,都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这样的感觉来的毫无缘由,就连沢田纲吉本人都在察觉到自己的这一想法时被吓了一跳。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自己的这个猜想不要成真……

“阿纲?”

沢田纲吉恍恍惚惚地走至岔路口,一个不查和同样从岔路口走出来的山本武撞了个正着。

因为惯性沢田纲吉不免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他抬手揉了揉被撞的发酸的鼻头,一边看向此刻正站在自己跟前的山本武——对方的眼中是明晃晃的担心,显然尽管切换地很快,但刚刚沢田纲吉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还是被对方那格外出色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了。

“哈哈……没事啦,山本同学不用担心,刚刚是我刚好在想事情。”

面对眼前这位和自己还有伊一起长大的好友,沢田纲吉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摆出了一副同平时一般无二的笑脸迎了上去——他并不想让对方担心自己……这段时间无论是他还是山本武都在因为伊的消失而心绪不宁着,自己的消沉无疑会影响到对方的情绪……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振作起来……起码现在……他不能……

“如果笑不出来的话就适当地休息一下吧,阿纲。”

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截的棕发少年

,对方脸上的笑容似乎毫无破绽,但好歹自己也同对方相识那么久了,如果连这都觉察不到……被伊知道的话……自己会被狠狠教训一顿吧。

这么想着,山本武将自己的左手搭在了面前少年的肩上,安抚似的轻轻拍了两下。

关于伊,他也十分担心,但光是担心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现在伊不在他们都身边,甚至可能还卷入了什么危险之中,他们更不能就此消沉下去。

【我必须……做些什么才行!】

“小鬼,你是知道些什么的……对吧?”

山本武看向一旁因先前沢田纲吉的动作而跳到墙上的reborn,眼中原本还带着安抚意味的神情瞬间被严肃与认真所替代。

“……”

难得的,这次reborn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帽檐,一反常态地选择回避了这个话题。

这下就连沢田纲吉都发现了reborn的不对劲,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眼里写着不满。

“reborn!你知道伊现在在哪对吧!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也不愿意和我透露半点关于伊的消息?!明明……”

【明明你也很担心她啊……】

沢田纲吉觉得有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办法弄懂他的这位家庭教师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伊的处境,为什么却从未和他提起过?这几天下来也只是眼睁睁地旁观着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干着急?

“蠢纲这件事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对上两人堪称炽热的目光,reborn抿了抿唇,随后留下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后,便一个闪身离开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等……reborn!”

沢田纲吉眼见着对方离开,只得徒劳地在原地喊了两遍对方的名字,他有些泄气地垂下了自己的脑袋,说实话reborn的避而不谈加重了他内心的担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推文君【tuiwenjun.com】第一时间更新《黑手党攻略游戏结束后,成为的警察我与他们重逢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